长云暗雪

跳坑速度比曲速9还快。
食言了,不该坑的估计要坑,不该跳的坑还是跳出去了,大概短时间没办法动笔,各位取关吧。

【出本回血】
第一次出本(存货也不丰富),纯粹是出坑了,赚点吃饭钱(,,•́ . •̀,,)

九成新,lo主还比较爱惜书,除了K的手稿集30r,其余一律50r,不包邮见谅。

目录如下↓
沙李:
《名片》(上下一起)by柘弓【已售】
《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新汉东一期规划案》(附沙李书签)by兰台少卿——内含解带为诚,鳏寡孤独两篇【已售】
林秦:【已售】
《忘川之畔/姓林名秦》(附书签和插画)by南有暖叔——中短篇合集
其他:
K手稿集一本(都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了)

关于付款方式,价格商议,以及要求对内容详细说明(比如附图之类),请各位大佬尽情戳我私信加Q谈w
救救孩子/(ㄒoㄒ)/
靴靴你们看到这里❤

【天王流氓】冷暖自知(Freddie/Gangster)

*又名(对Freddie Mays的发家史的个人猜想)
*来为北极圈贡献一点坑底废料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一先生只存在于记忆里,全篇Freddie视角,时间线是电影之前

没人知道弗雷迪是怎么一夜崛起的。

传闻是因为他杀了个腐败警察,可算了吧老天,单枪匹马的杀人谁都能干,组建一方势力却不比子弹脱膛或是刀锋进出那么简单。

梅尔费屠夫的桂冠上镶嵌的并非珍珠,而是人头。

但弗雷迪自己很清楚,这不过是一场属于他一个人的幻梦罢了。

“去见一先生。”

弗雷迪对那天的任何一个细节都能如数家珍——除了日期——肮脏台球桌边缘的擦痕,闪烁不定的枯黄灯泡,自己手心里黏腻的汗液,和那张被甩在指尖前的雪白名片。...

【双北】贪心 (撒太子×炅先生)


*大半夜莫名其妙的小段子
*撒太子×炅先生
*ooc见谅,文笔渣废

——————————————————————
“欲扫柴门迎远客,青苔黄叶满贫家。是什么风把太子殿下又吹到我这儿来了?”
炅先生在棋盘上落下一子,转身向靠在院门的人戏谑道。
撒太子懒洋洋地走到他跟前,径直推开棋盘,席地而坐,顺势倒在了炅先生腿上。
“政事繁冗,我有些乏了,先生且让我靠一靠,权作歇息。”
炅先生失笑,也不拆穿他,只自顾自凝神沉思起来。
“先生,你说我是不是很贪心?”
撒太子突然抬眼问道。
“此言何解?”
炅先生抱着手炉,眉眼含笑。
在这个人面前,他想问什么都可以,想说什么都不为过。
“因为,天下与先生,孤都想要。”
撒太子极少在...

【沙李】岁月

lof删了文章,暂时上不了pc端修改,只能用手机重发,占tag致歉。

废话不多说我们走个外链「不是车」
PS. 很久以前写的东西真是乱七八糟。

微博

【双北2046】 同歌「下」

上走这边
下比较短,结尾有废话。

————————————————————————
7.
“醒了?”
何完美睁开眼,一时有些茫然。
撒助理神色疲惫地站在他面前。
“我这是……”
“我用甄教授的电脑数据为你重塑了身体,隐藏文件夹里反人类的部分也已经删除,你可以走了。”
何完美觉得自己运转内存有点不足,半晌突兀地问出一句。
“你要留下来吗?”
撒助理没回答,伸手按亮何完美身上的灯,像是终于找到新玩具的小孩一般笑起来。
“我…和你不一样。”
他手指抵上何完美的心口。
“你这里是机械,而我,还是人类。”
我是人。会愧疚,会两难,会有负罪感,也会有无法割舍的爱。
“你不再是何完美了,起个新名字吧。”
撒助理把呼之欲出的那个名字吞回喉...

【双北2046】 同歌「上」


*第一次写双北,ooc极其严重,以角色为准,勿上升真人
*撒助理/何完美,斜线无意义,设定鬼测试助攻
*非典型性片段灭文法,部分修改剧情,有原剧细节依据的脑洞大开,不太白甜的HE
*逻辑混乱,强行埋伏笔,欢迎意见和讨论w
*开头结尾梗源电影《Her》

————————————————————————

0.
极恶之恶,或出自爱呢。

“喂,何完美。”
“我在。”
“你和我聊天的时候,还在和别的人说话吗?”
“是的。我可以同时与8431人对话。”
“那……你有喜欢上很多人吗?”
“没有。”
“一个都没有?”
“没有。”
——我是所有人的完美情人。不是爱人。

1.
撒助理输入密码,按下键盘上的回车键。
电脑一闪,巨大的对话...

【晓薛】臆想

*第一次写晓薛,原著向短小一发完,梗源歌词,附在结尾

*小伙伴听我讲完晓薛硬是把这首歌推给了我,虐的心痛

*ooc成山,薛洋视角,望不嫌弃

———————————————————————
“道长不问我是谁?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
薛洋盯着晓星尘,盯他消瘦的下颔,盯他五指宽绷带下透出的血色,盯他为自己包扎的修长手指,以及手下自己那被裹得漂漂亮亮的伤口。
那种得意洋洋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你不说,我何必问?萍水相逢,垂手相助而已。待你伤愈,便各奔东西。换作是我,有许多事,也不希望别人问起。”
许多事情?
晓星尘兀自拿开了手道。
薛洋眯起眼睛,左手不自觉往回一缩。
“道长误会。过去的那个名字,我可不想要了。...

【沙李】工作的时候称职务


*奇怪的日常,政治是不存在的,甜饼是批发卖的

*结尾带高祁彩蛋,一时心血来潮,如有撞梗纯属我背锅

*台风那边正在写,争取明天晚上发一更边城

———————————————————————
李达康打开家门的时候吃了一惊。
客厅里亮着灯,电视上正放新闻联播,沙发顶露出半个脑袋,夹克挂在门边的衣架上,公文包斜靠着墙。
他不用问都知道始作俑者是沙瑞金。
“沙书记,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去底下考察吗?”
沙瑞金听到门锁咔嗒的声音也不回头,直接拿出个杯子给李达康倒了热水,又往衣兜里掏药。
“下面查出点事,一时半会儿证据不够,我怕打草惊蛇,就让侯亮平他们先暗地盯着。总归才两三个地方没去,查清楚了也不迟。”
李达康收拾...

【目录整理】蜜與劍

本着对 @蜜與劍 太太的热爱,偷偷摸摸整了个目录链接。第一次做这种工作,手机不太方便,格式可能没那么好看。
望太太不嫌弃,如果太太介意我就删,先斩后奏给太太道歉了(⋟﹏⋞)
给太太疯狂打call!!太太的高祁可以吃一万年!!!比心!!!❤❤❤❤❤

—————————————————————————

七日谈系列

七日谈[1]

七日谈[2]

七日谈[3]

七日谈[4]

七日谈[5]

七日谈[6]

七日谈[7]

七日谈[8]

七日谈[9] 完结章

【史密斯夫妇AU】危险关系

危险关系1

危险关系2

危险关系3

危险关系4

危险关系5

危险关系6

危险关系7

危险关

【台风/未来AU】痛觉体验


*高考作文和乡爱没挤出来,新开的脑洞倒是止不住

*OE预警,个人认为可以算HE

*ooc和违背常识算我的锅,太久没更文轻拍

———————————————————————
“醒了。”
明台在熟悉的嗓音中睁开眼。
他第一眼就看见床前正襟危坐的男人,白大褂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双手端正地叠在腹部,病床正上方暖黄色的顶灯将光圈洒在他头顶。
“老师。”
他的声带不自然振动着,传到耳膜里的声音沙哑呆板,似是被砾石磨伤。
那种自醒来后就缠绕不去的古怪感,在男人毫无感情的注视下,就如夏日阳光中的水汽般,无声消散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
“老师。”
这是他的神。

“站起来。”
王天风收回顶在明台腰侧的膝盖。
明台都不等他说完,...

©长云暗雪 | Powered by LOFTER